原创民国耽美广播剧《余烬》第一期剧本

2020-09-20    作者:慕珏    来源:WPS

原创民国《余烬》剧本第一期
编剧:慕珏
人设:
程巽之:表面上是上海虹光戏院的台柱,实际上是第七特别行动局的人,化名程玉,刻意接近谭澜清,性格看似谦龚,卑顺。可实则相当骄傲,倔强,信念坚定。后与谭澜清相恋,那是灵魂深处的契合与不可分割。剧情开始时为24岁。0.6—0.7青年音。
谭澜清:黄忻容手下,洪帮二号人物,身在无间,心往桃源。母亲早逝,自小流落街头,为了活着,不择手段。后因容貌俊俏,被妓院老鸨收留,自幼被当成货品交易给有特殊需求的客人,一直隐忍,伺机杀死老鸨和客人,目光冰冷的站在血泊当中,被黄忻容收留,后黄忻容投靠日本人,谭澜清也成为特工总部机要处秘书。26岁,0.6—0.7青年音。
黄忻容:洪帮主事人,在妓院寻欢作乐,机缘巧合之下,救下了年仅十三岁的谭澜清,背叛父亲,设计大哥,坐稳洪帮主事人的位置,在杜月笙不愿与日本人合作避居香港之后,做为上海的第二大帮派,投靠日本人。28岁,青叔音。
吴四爷:青帮主事人,自从淞沪会战,上海沦为孤岛之后,肆无忌惮的开设鸦片馆和赌馆,一直和洪帮不合,暗地里互相争夺地盘,谭澜清在其身边潜伏三年,拿到了青帮掌事人的把柄,将其爪牙一一除掉,后被谭澜清所杀。32岁,青叔音。

乌云甫:自幼和谭澜清一同长大,为人心狠手辣,看重情义。最终却和谭澜清互相猜忌,渐行渐远。22岁,青年音。
周江沅:同程巽之青梅竹马,一同长大,彼此是亲密无间的战友和伙伴,后周江沅为了保护江巽之而亡,临死前写下“只须沙场为国死,何须马革裹尸还。”,这个世界上永远有一种感情,凌驾于个人爱恨之上。26岁,御姐音。
颜木林:谭澜清舅舅,在其母过世之后,谭澜清流落在外,吃尽苦头,颜木林心中常自责不已。淞沪会战之时,五十六师唯一幸存下来的人,被炸瘸了一条腿,明面上靠着经营杂货铺过活,实际却是谭澜清的接头人,对他异常疼爱,后被人出卖,谭澜清亲手给了他解脱。中年音,45岁。
老三:为人看似胆小怕事,唯唯诺诺。自小因为土地运动和相依为命的哥哥任长春失散,是戴笠派驻上海监视众人的眼睛,后谭澜清为保程巽之设计灭口任长春。老三因此出卖谭澜清,后在文革中不堪折磨,自杀身亡。
男报幕:沉稳大气音。
戏班主:虹光戏院班主,深谙生存之道,叔音,老年音。
小杨:吴四爷手下,出现在第三幕。
管家:黄忻容管家,出现在第七幕。
司机:出现在第八幕。
第一幕
出场人物:老年程巽之,小周
时间:下午一点左右
【大场景:一九八六年,电影血战台儿庄上映,截取电影片段】
【电影结束灯光打亮】
老年程巽之:(泪流满面)都结束了----(杵拐离去,步履蹒跚)
【转场景】
【北京六里桥南里,大街上音效】
【夏日午后蝉鸣声,行人匆忙而过】
【公交车进站停靠刹车】
公交车报站女:欢迎乘坐北京六里桥南里,323路北行站公交车-------
老年程巽之:【杵拐上车】(自嘲,笑)自离开那道电网密布的高墙,已经整整五年了。记忆中的世界老了,视野内的世界却是新的,陌生的。或许,哪天一觉就睡过了天,对我而言,反而是最好的结束。
【背景音效从嘈杂转为静谧】
【四合院内,小狗窝在墙角打着瞌睡,大妈在院子阴凉处摇着蒲扇聊天】
小女孩:(笑,问)程爷爷回来了。
老年程巽之:(慈爱)回来了。(摸口袋)给,护国寺的豌豆黄,比仿膳饭庄的好吃,可香了----
小女孩:谢谢程爷爷。
女孩母亲:【跑】(急怒,阴阳怪气)你个丫头片子,都和你说了多少次,这疯子在监狱被关了二十七年,监狱里面都是关坏人的,你还往疯子跟前凑是吧----
小女孩:(惊吓过度,不停抽泣)
【风过林稍,叶落于地,小狗惊叫着跑远】
【围观的人群慢慢聚拢,窃窃私语】
大妈1:【摇蒲扇】(嘲讽)听说这疯子在小汤山的秦城监狱,被关了整整二十七年,八成是成分有问题吧!
大妈2:(刻薄)岂止啊!据说还两个大男人搞在了一起!
大妈1:(吐唾沫,鄙夷)原来这疯子不娶老婆,是因为喜欢男人啊。
大妈2:(大笑,讥嘲)据说当年在批斗台上!还不肯认罪呢!这种人简直就是社会主义的毒瘤!
大妈1:(冷笑)当年怎么没有斗死他啊!
小女孩:(撕打两人)你们都闭嘴!不许说了!都闭嘴!(跌倒在地,放声大哭)
大妈1:(不屑冷笑)你个小孩子,瞎参合什么?!
老年程巽之:步履蹒跚上前----
女孩母亲:【推开程巽之,将女孩护在身后】(破口大骂)你干什么呢?!想害我家丫头是吧。(怒,转向小女孩)你手上拿的什么?
小女孩:(胆怯大哭)豌豆黄。
女孩母亲:(劈手夺过,扔地上)你还哭,不嫌丢人啊!给我滚回家哭去!
老年程巽之:(自嘲)我刚才只是想拉你女儿起来---(环顾四周,岁月沉淀下的平静)我和他之间,堂堂正正。
【杵拐上楼梯,唾骂声渐渐远去,听不分明】
【不知名的鸟儿停在窗台又飞走】
【厨房开火,做饭笨拙音效】
老年程巽之:【端碗,放碗】(懊恼)看我,又给忘了,这小馄饨要加香菜和虾皮才好吃。【踉跄起身端碗去往厨房】
【楼下隐隐约约的狗叫】
【敲门声】
老年程巽之:(笑)来了---【开门】(喜悦)是小周来了,进来坐。
小周:【环顾四周】(皱眉)你就一直住在这种地方?过得好吗?
老年程巽之:(微笑)一切都好。
小周:撇,审视----
老年程巽之:(自嘲,大笑)怎么着也比秦城监狱那四四方方的天地好吧。
小周:(沉默许久,叹息)从76年开始,整整十年了。我们一直在试图纠正左的错误,改变方向。
老年程巽之:(平和)我在秦城监狱整整二十七年,用了二十七的时间来说服自己接受一个政权,用二十七年的时间来想一件事,会是什么滋味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。
小周:沉默-----
老年程巽之:(笑)《血战台儿庄》我去看过了,国民党正面抗战的事迹还能搬上银幕,共产党确实胸襟博大,了不起!
小周:【取文件夹】(沉默许久,叹气)这是关于那个人的平反资料,你可以看看。
老年程巽之:【翻阅文件】(浑身颤抖)都够了!我苟延残喘到如今!都够了!
小周:(沉默许久)组织上已经批准了,下个月我们就会把他的墓,迁走重新修缮。
老年程巽之:(笑,反问)你们要带他走?(似哭似笑)这样也好,也好。
小周:(问)你还有什么要求?都可以提出来。
老年程巽之:(笑)余愿已了,只盼相会。
小周:(淡漠)可你们---
老年程巽之:(冷笑)不容于世俗,是吗?可他不在乎,我也不在乎。
小周:(叹气)我先回去了。【关门】
老年程巽之:(彻底崩溃,失声痛哭)
男报幕:欢迎收听个人原创民国中篇耽美广播剧《余烬》第一期。
第二幕
出场人物:谭澜清,程巽之,吴四爷,戏班主
时间:清晨
地点:虹光戏院
旁白:1941年,上海,虹口剧院。
【戏院场景,旦角唱戏声,游园惊梦背景】
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
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
良辰美景奈何天,
赏心乐事谁家事。
吴四爷:【拨动念珠】(慵懒)这角儿曲唱的倒是一绝。(问)他叫什么?
戏班主:(讨好)程玉。
吴四爷:【拨动念珠的声音停止】(笑,呢喃)程玉。(不怀好意)等散场了,让他来见我。
戏班主:(惊,冷汗)吴四爷—这—
吴四爷:(笑)怎么了?有问题?
戏班主:(陪笑)没有。
吴四爷:【食指敲击桌面】(笑)澜清,你待会儿在门口守着。
谭澜清:是,吴爷。
【关门声】
【空气压抑】
【西洋钟来回摆动声】
吴四爷:【倒酒喝酒】陈年酒酿,味道不错。
程巽之:(唯唯诺诺)吴四爷——
吴四爷:(大笑)你别搞得这么拘谨,现在可都是民国了,思想进步了,最近提倡,提倡…什么来着……(恍然大悟,提高音量)喔,人人平等。
程巽之:(问)不知我有什么可以替吴四爷效劳的?
吴四爷:(问)你刚才唱的什么曲?
程巽之:(笑)游园惊梦。(讨好)爷还有什么喜欢的曲子,尽管吩咐程玉唱就是了,能为吴四爷这种日夜操劳国事的人,略解烦忧,也是我的荣幸。
吴四爷:(笑)我就是个粗人,其实唱的好不好的,我也不感兴趣。(不怀好意)倒不如,你到我的府上去,伺候我几日,顺便为我解解乏,如何?
程巽之:【当场跪倒在地,膝习到吴四爷脚边】(哀求)程玉惶恐,怕是伺候不周。
吴四爷:【重重放酒杯】(微微不耐)程老板叫唤什么,难不成,我那是阴曹地府,还会把你给生吞活剥了不成。
程巽之:(强自镇定,威胁)吴四爷非要如此的话,程玉只能立时撞死了。
吴四爷:【拽衣领】(冷笑)程老板想一头撞死的话,可以,我就怕你没这个胆量。【扔酒杯】(顿一顿,威胁)你敢撞,我就派人把虹光戏院夷为平地。
程巽之:(强忍眼泪)吴四爷,你放过我吧——
吴四爷:【从沙发上起身】(似笑非笑)程老板,我不喜欢你这种表情,当真无趣的很,我呢,就是个衣冠禽兽。【来回走动,皮鞋踏在地板上】(不怀好意)你这个样子,真的很适合被放在床上。【起身离开,关门】
程巽之:(从地上站起来,抽泣声慢慢停止,冷笑)别急,戏才刚刚开场呢。
第二幕
出场人物:乌云甫,老三
时间:下午
【场景:乌云甫开车到僻静小巷子,停车熄火静等】
【老三步行而来,敲击车门】
乌云甫:(低声)上来。
老三:【上车,关车门】
乌云甫:(严肃)老三,事情怎样了?
老三:【摸口袋】(冷笑)这是我从西码头那边搞到的,吴国肇手下的堂口资料。(顿一顿)大哥说了,回去之后交给黄爷。
乌云甫:(大笑)看来你说的对,市井之地确实不容小瞧啊。【将纸条放入怀里】(冷)洪帮最擅长的就是狗咬狗,一嘴毛,这次我们可以慢慢看戏,绝对比那虹口戏院唱戏的都还要热闹上几分!
老三:(冷笑)市井之处,乡野之地。往往会给人最亲切的错觉,可一旦时机成熟,这种人就会露出可怕的獠牙,让人防不胜防。
乌云甫:(惊讶)老三----
老三:(担忧)不说这个了,自从上次的暗杀事件之后,吴国肇手下的保镖人数又增多了一倍,只怕不好对他下手了。
乌云甫:老大说了,明天我们只需要在米高梅门口接应他就好。
老三:好,我知道了。【下车,关车】
乌云甫:(自语)今日无星,看来明日必定有雨。【汽车行驶】
第三幕
出场人物:程巽之,谭澜清,老三,乌云甫,吴四爷
时间:傍晚
地点:米高梅
【大场景:米高梅,舞厅内纸醉金迷,推杯换盏】
【包厢内,风将窗帘吹的哗哗作响,打雷下雨,雨声将喧闹渐渐隐去变小】
【风声,雨声,两人沉重的喘息,夹杂着前厅众人起哄大笑声隐隐传来】
吴四爷:【半支身子】(不满)怎么回事?
小杨:(大声)我刚从前厅过来,谭哥和弟兄们玩扑克,输了不少钱。都上金条了咧,那帮兔崽子正起哄,灌他呢——
吴四爷:(摇头叹息)那是他让着你们这帮小崽子。(嘲讽)侬个小赤佬,经常一输就是一箱子的“袁大头,”,也不心疼啊——
小杨:(大笑)我先回前厅了,现下手气正好着呢。【脚步声渐渐远去】
程巽之:(哭泣)吴四爷---
吴四爷:(不耐,喝骂)闭嘴!
【外间走廊,皮鞋踩踏地板】
小杨:(问)谭哥怎么有空过来?
谭澜清:(愣两秒)小杨…【随手抛硬币】(大笑)再不来,我就得被他们灌趴下了,这不赶紧找地方躲吗——
小杨:尴尬的笑——
吴四爷:(大声)是澜清吗?进来。
【开门】
谭澜清:(微微闭眼,在睁眼,适应眼前的黑暗)【摸索着将大灯打亮】(恭敬)吴四爷——
程巽之:【从床上爬起来】(大哭)谭哥,我求求你,救救我。
谭澜清:【踱步到桌前,拿起金条】(故作惊讶)这堆金条,给程老板的。(摇头叹息)倒不如都给我呢———
吴四爷:(大笑)侬个小赤佬,讹上我了是吧。
程巽之:(哆嗦)谭哥----
谭澜清:【踱步到程巽之面前】(微笑)你刚才求我……
吴四爷:(摇头叹息)这个戏子当真是无趣的很。
谭澜清:(笑)那就让他出去吧。
吴四爷:(冷笑)看在小谭的面子上。你出去。
程巽之:(连滚带爬的扑下床,哆嗦着穿衣服,瑟缩在角落)
谭澜清:(冷笑)滚出去!
程巽之:(双手慢慢的握成拳头,砸向地面)(不甘,隐忍再到痛哭流涕)我滚,立马就滚!
【关门声】
【风声,隐隐的雷声】
吴四爷:(问)澜清,我们有多久没做过了?
谭澜清:(不甚在意)四个月。【突然翻上床,将吴四爷压倒】
吴四爷:(嘲讽)身上的伤好了吗?
谭澜清:(不甚在意)死不了。
吴四爷:(冷笑)你和那个程玉不一样,我身边的人,都是清汤寡水,一眼可以望到头的,唯有你,我看不清。(撇,笑)其实,我很想征服你。
谭澜清:(不甚在意)所以,你喜欢拿鞭子打我。
吴四爷:【反手将谭澜清压倒,解扣子】(笑)看来上次的药膏,确实不错,鞭伤都不大看得出来了。
【大场景:风声越来越大,打雷声,下雨声】
【小场景:西洋钟来回摆动机械的声音,摆动声突然停止,背景音效提高潮】
谭澜清:【双手突然用力,将注射器扎入吴四爷颈脉】(冷笑)所以,谢谢你。
吴四爷:(拼命挣扎却没有丝毫力气)(咬牙切齿)谭澜清…你…你…
谭澜清:【随手将注册器扔掉】(温和)这针管里面是巴比妥,松弛剂和高浓度的氯化钾,在监狱里面拿政治犯做实验的时候,证实可以让人在四十秒内死去。
吴四爷:(厉声,大声喘息)谭澜清…你…你…(喘息声变小)你……为什么……
谭澜清:【包厢内彻底归于死寂,推开窗户,风倒灌入屋内,将窗帘吹的更响。】
【打雷声,雨声,夹杂着前厅此起彼伏响起的枪声。】
第四幕
出场人物:老三,乌云甫,谭澜清,程巽之
时间:傍晚
【场景:打雷下雨声淡入】
【米高梅大厅木质皮鞋踩踏地板声】
乌云甫:(大笑)大哥。
谭澜清:【拉椅子坐下,倒酒声】(微笑)这场雨,会将所有罪孽冲刷干净。【仰头将酒一饮而尽】
乌云甫:(为难)这个戏子怎么办,刚才想跑,结果在大厅看见满地的尸体,当场给吓晕了。(狠厉)要不,做了他。
谭澜清:(皱眉)不许动他。
乌云甫:(惊讶)什么——
谭澜清:【再次倒酒】(笑,强调)送他回去。
乌云甫:(不甘)好。
谭澜清:(撇,笑)走吧,老三还在门口等着接应我们。
乌云甫:(点头)嗯。(边走边说)黄爷说,让你明天不用急着去见他,先好好休息。
谭澜清:(温和)我知道了。【起身走两步,突然返回】(冷)云甫,去那边看看,有动静。
乌云甫:(怒骂,气愤)老三这个不靠谱的……
小杨:(在地上艰难爬行,摸索着拿到枪)(质问)谭澜清……你…你是黄爷的人…
谭澜清:【反手下了小杨的枪,握在手里】(微笑,正色)是。
小杨:(艰难,剧烈咳嗽,愤怒冷笑)平日里和我们称兄道弟,转眼就能痛下杀手,你他妈忘恩负义——
谭澜清:(觉得可笑至极反而平静)恩义。用布满钢针沾满盐水的鞭子抽我,痛到我晕都晕不过去,那个时候,我想死。(顿一顿)或者,他在床上玩弄我——(提高音量)抱歉,我还没那么贱。
小杨:(咳嗽声停止,艰难)你…你早就想…除掉吴四爷…
谭澜清:【连开两枪】走好。
乌云甫:(两脚踹向小杨的尸体)(愤怒)妈的,一群畜牲玩意——
谭澜清:(怒,冷)住手!(沉默许久)这些人的家属,都不许为难。
乌云甫:(不屑)大哥,事情要么不做,要么就要够狠。
谭澜清:(冷)不用你来教我怎么做事。(自嘲)我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。
【雨声渐渐变小】
【上车,开车】
老三:(气怒)吴国肇那个老怪物,他妈的——
乌云甫:无声长叹——
谭澜清:(冷)够了!(沉默许久,无悲无喜)吴国肇身边,还是黄爷身边,有区别吗?
乌云甫:(不满,大声)有,咋就没有。
老三:当年,我们三个结为兄弟……
谭澜清:(笑,陷入回忆)十三岁的时候认识你们,那个时候的日子……
乌云甫:(大笑)我们当初结拜的时候,就说了,那啥同生共死的都是鬼话。我们要好好活着,要去包最美的女人的夜。
老三:(哄笑)乌云甫,你当初跑去看那个金屋的头牌,到底美不美啊?
乌云甫:(大笑)人家早就不干了。
谭澜清:(突然发问)老三,你做的扫尾。
乌云甫:(愣两秒,愤怒)得亏老大提前在他们的酒水里下了药,否则的话,你是想害死我们吗?!
老三:(胆怯)我——
谭澜清:(严肃)下次做事千万不要留尾巴,否则的话,你早晚会为这送命。
老三:(大笑,玩笑)送命之前,我一定替老大挡子弹。
乌云甫:(怒)你他妈会不会说人话。
程巽之:(无意识的挪动)——
谭澜清:(立即警惕的右手摸枪,扣扳机)
程巽之:(小声)冷…
老三:(大声)老大,你放心,我上车的时候,给他打了一针,一时半会醒不了 。
谭澜清:(沉默许久,皱眉)乌云甫,你的外套呢?
乌云甫:(撇)没带出来。
老三:(大声)别看我,我也没有。(小声抱怨)再说了,为什么要给他。
谭澜清:【随手将外套脱下,扔到程巽之身上】
老三:(不屑)瞧瞧,完全没有同情心。
乌云甫:(大笑)老大,你该不会是看上这个戏子了---
谭澜清:(笑)去你的——
程巽之:(内心OS)有意思。
第五幕
出场人物:谭澜清,黄忻容
时间:清晨
【场景:清晨环境音】
【在沙发上坐下,衣料摩擦,展开报纸】
谭澜清:【倒茶】(不卑不亢)黄爷——
黄忻容:【端茶细品】(摇头叹息)我说过的,你不用一回来,就急着来见我的。
谭澜清:沉默不语———
黄忻容:【放茶杯】(感慨)已经整整三年了,终于彻底瓦解了洪帮。【背靠沙发,展开报纸】(赞叹)这是今早《沪洲简闻》的头版头条,法租界雨夜喋血案——缘何洪帮众人命丧米高梅。【放报纸】(大笑)你说这《沪洲简闻》,究竟是哪方的势力?
谭澜清:(认真思索)汪精卫控制的《上海》,向来爱粉饰太平,不会写这种文章。《申报》也变成了英美注册公司,自然不行。延安方面的倒是会写,只是我们看不见。只有重庆那边的,才会不遗余力的和伪政府唱对台戏。
黄忻容:(笑)澜清,你总是那么敏锐。【坐直身体】(郑重)有件事,我想听听你的意见。
谭澜清:沉默---
黄忻容:(试探)第七特别行动局的人来找过我。
谭澜清:(笑)那您有何打算?和他们合作共赢?
黄忻容:(冷笑)共赢?!第七局的人可不好相与。(担忧)南京政府刚刚发表了声明,说是绝不姑息黑帮与特务互相勾结之事,第七局的人也说,顶不住压力,就要供我们出去。
谭澜清:(冷笑)趁火打劫的流氓。
黄忻容:(自嘲)这些人恨不得肢解了青帮,顺便活剐了我。(冷笑)我们这些年已经在极力洗白背景了,可是否与抗日份子勾结,全靠南京政府一句话,青帮如今就是那悬在烈日下的靶心。
谭澜清:(担忧,问)那你打算怎么做?
黄忻容:【站起身来】(笑)我自有计较。
谭澜清:(沉默许久)那您就照自己的意思办吧。
黄忻容:(往后靠在沙发上)我乏了,你先回去吧。
谭澜清:嗯。【起身开门】
第六幕
出场人物:程巽之,周江沅
时间:下午
地点:徐家汇天主教堂
【教堂外隐隐约约传来的钟声】
【鸽子飞过的声音,歌声】
周江沅:(虔诚)愿光荣归于父,及子及圣神,起初如何,今日亦然,直到永远,阿们。
程巽之:【脚步声,坐下】(关切)江沅,你还好吗?
周江沅:(感慨)我很好。
程巽之:(冷笑,问)你何时信教了?
周江沅:(笑)心中有想要守护的人,自然就会信了。
程巽之:(冷,问)你回上海做什么?
周江沅:(笑)你不该问,我也不会答。
程巽之:(反问)那你约我出来是何事?
周江沅:【打开手提包翻找】(冷笑)你看看这个。
程巽之:(慎重)这些可都是些随风倒的汉奸。【随手将名单收入怀中】(不屑)怎么,戴老板打算出手了?
周江沅:(冷酷)戴老板让我们军统上海站C组成员,执行暗杀命令。
程巽之:(冷笑)我一年前才从南京回来,对这里的情况还不甚了解。(认真思索)我需要核查名单上所有人的家庭背景,身份情况,出行规律,以此来确保暗杀计划的成功。
周江沅:【往后靠在椅子上】(疲惫)把名单放到北四川路264号信箱,秃鹫会帮你调查清楚的。
程巽之:(问,斟酌)你对秃鹫了解多少?
周江沅:(认真)秃鹫对我们下达命令从不露面,并且不定期跟换联络信箱地址。我唯一知道的信息,他是个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,就连长谷川中佐都很是赞赏他。
程巽之:(冷笑)那他要是想出卖我们,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。
周江沅:(无所谓)做我们这行的,出卖,背叛,阴谋,鲜血,不早就该习以为常了吗?
程巽之:(平静)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。也许,只有到我们死的那日,才能知道谁值得相信。
周江沅:(笑)也是。【站起来】(郑重嘱咐)你是第七特别行动局的主任,我们付出了多大代价,才让你坐稳了这个位置,你的重要对于组织无可替代。
程巽之:(笑,反问)是吗?【起身离开】(平静)我先回去了。
第七幕
出场人物:谭澜清,黄忻容,管家
时间:傍晚
【夜晚蟋蟀声,环境音效淡入】
【房门关闭声,环境音效淡入】
谭澜清:(问)黄爷呢?
管家:(无奈)在楼上呢。(担忧,摇头)黄爷的头痛症又犯了,还非得让我启了瓶酒过去。您去劝劝吧。
谭澜清:(皱眉)你让厨房去做碗醒酒汤过来。【皮鞋踩踏,上楼梯】(无奈)我去看看。
管家:是。
【空旷走廊行走,脚步声,敲门声】
黄忻容:(大声)进来。
谭澜清:【收拾酒瓶后,坐在椅子上】黄爷,你现在的状况不适合饮酒。
黄忻容:(试探)下午的时候,乌云甫来过——
谭澜清:(拖长尾音)喔。(戏谑)难怪。
黄忻容:(问)你不恨我吗?
谭澜清:(平静)我一向不喜过于激烈的感情,那只会让人失去理智。
黄忻容:(冷)你总是这样,对任何人事,都极其淡漠。【起身,逼问】那么,你在乎什么?
谭澜清:(无所谓)从十二岁开始,不都是这样吗?你让我去和人拼命,我就得去。你让我去吴国肇身边,我只能待在他身边,你当年让我去的时候,难道就没有想过我的下场吗?你只是可以说服自己无视罢了。
黄忻容:(自嘲)我确实没有必要惺惺作态。
管家:【脚步声,敲门声】(恭敬)黄爷,醒酒汤熬好了。
谭澜清:(大声)放在门口就行。
管家:是。【脚步声,下楼梯】
【风吹动窗帘】
谭澜清:【直接将上衣拉开】(冷笑)你若是想上我,就快一点。我身上的伤,很难受,捱不了多久。(顿一顿)当然,你若是喜欢听我惨叫,我也可以尽量配合。
黄忻容:(心痛)这些伤——(亲吻声,从锁骨一路向下)(含糊)澜清,你说,我对你,这么强烈复杂的感情,算什么?
谭澜清:(喘息)我也不知道。
黄忻容:(慢慢平静下来)你走吧。
谭澜清:(冷嘲)我以为你半夜找我来聊天的。
黄忻容:(笑)走吧。(顿一顿)我最近头疼症发作的厉害,你开个方子,明天替我去拿服药吧。暂时不要回来了。
谭澜清:(微笑)好。(随手将上衣拉好)(诚恳)谢谢。【转身开门】(嘱咐)记得把醒酒汤喝了。
黄忻容:(问,疲惫)澜清,其实我一直想问你,我在你眼里算什么?
谭澜清:(沉默许久,斟酌)那我在你眼里算什么?稍微有些价值的棋子吗?(平静)没有你,我连做个棋子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烂死在金鸦香,我感激你,真的。【下楼梯脚步声】
第八幕
出场人物:谭澜清,颜木林,司机
时间:下午
【场景:街道背景音】
【汽车行驶并停止的声音(老式汽车)】
谭澜清:就这里吧。
司机:不用我在送送您吗?
谭澜清:(笑)不用了。前面巷子路窄的很。汽车不好过去。(温和)而且我也想一个人走走。两个小时后,你来接我吧。【下车,关车门】
司机:(笑)好咧。【汽车行驶】
【大场景:巷口孩子追逐嬉闹】
【小场景:谭澜清脚步声,穿过巷口,停住脚步(皮鞋踩踏地面)】
谭澜清:【突然停住】(迷茫)有岔路口,那接下来的路,我应该怎么走,向前?向左?向右?【取出香烟点燃,不久后,将香烟丢在地面踩灭,脚步声继续】
【挑起帘子(最好是布帘声)】
伙计:(恭敬)先生,您好。
谭澜清:(温和)照这个方子替我拿两副药吧。
伙计:【脚步声】(笑)这方子暂时缺两味药,要不,您到内堂等一下吧。
谭澜清:(笑)谢谢。
【场景:内堂】
【谭澜清坐下,背靠椅子】
颜木林:【跛着脚走路】(大笑)澜清来了。
谭澜清:(撒娇讨好)我这不是想着舅舅的小馄饨就来了吗?
颜木林:(宠溺低声)你呀---(大笑,无奈)……唉,算了。只要你喜欢,舅舅给你做。
谭澜清:(点头)嗯。
颜木林:(沉默许久)都瘦了。【因为情绪波动,剧烈咳嗽】(自责)我要是当初早点找到你就好了。
谭澜清:【一下子站起来,搀扶】(无奈)舅舅,您的病总是不见好,我替你开两张方子吧。
颜木林:(低声,笑)你的医术都是我教的。(沉默许久)说正事吧,你来是不是因为第七局的人,去见过黄忻容。
谭澜清:(笑)舅舅的情报网果然厉害。

颜木林:(问)那你觉得黄忻容会如何抉择?
谭澜清:(冷笑)一个背叛父亲,设计弟弟失足落水而亡的人。舅舅,你觉得他会如何抉择?
颜木林:无声长叹———
谭澜清:(沉默许久,问)组织上最近有新任务吗?
颜木林:(冷)特工总部成立之初,就在进行特别移送,凡是上了名单的人,全都无声无息的人间蒸发了。
谭澜清:(惊疑)人间蒸发?!
颜木林:(笑)对,最可怕的是,这项特别移送,一直都在秘密进行,不曾公开。南方局那边要求我们不惜一切代价,配合哈尔滨方面的同志,调查清楚真相。
谭澜清:(承诺,无所谓)我会尽力。
颜木林:(怒)澜清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无论任何时候,我都不许你心存死志,听见没有?!
谭澜清:(笑)舅舅,我没那么懦弱。
颜木林:(叹气)你活下去,至少替我们证明,有些人来过,战斗过。
【街道行人淡入】
【ED起《赤地之春》】
余烬第一期剧本完
慕珏.2020.4.7日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阅读:505    评论:0

相关评论

0

关于人神魔 - 联系我们 - 版权声明 - 友情连接 - 网站地图 - 捐助我们

Copyright © 2011 - 2021 人神魔 版权所有

声明: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,侵权立删。

扫黄打非举报电话:12390
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   中国扫黄打非网    网络举报APP下载

皖ICP备12012172号


【电脑版】  【回到顶部】